骑游轶事(二) 放生记

发布时间:2016/2/25 17:31:13     点击数:

                            

           骑游轶事  

                              放生记     

作者介绍

齐颖,1952年生于苏州,小学毕业1969年3月,下乡至黄海农场民生分场三队,当饲养员4年到队里食堂炊事员1978年黄海农场中学食堂炊事员。1979年3月,他回城分配在虎丘园林工作,后来调至拙政园,直到退休。齐颖退休后,参加苏州“虎丘老年人自行车骑行队”,他已单车大半个中国,北上黑龙江最东和最北部南下至昆明和海南岛。下乡回城30多年后,他单骑回农场。齐颖下一步计划骑行新疆和西藏。他热爱文学,喜欢写作。苏州知青网将陆续发表他的骑行游记和短篇小说。

                                                  ——编辑:辰光

 

 

 

   我喜欢吃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因为我的家乡是鱼米之乡,所以一般的人生来钟爱吃鱼也算是顺理成章的事。对我来说,无论是黑鱼、白鱼,还是大鱼、小鱼,新鲜的还是腌制的,我都爱吃。即使是招待宾客,也喜欢以鱼类为主。似乎是只有鱼类才能使我生活的滋润而有意义。

     我如此的好鱼,可是你相信吗?如果我告诉你,在某个春节的关键时刻,我却将两条唾手得到的大鱼放生了。那可是两条三斤多重,闪着金光价值不菲,人见人爱的野生大鳜鱼呀。我竟然将它们放生了,而且一点儿都不后悔。

     你也许会以为,我是个虔诚的心慈手软的佛教信徒,遵循着什么念佛斋戒的清规戒律。也别以为我是强盗发善心改邪归正了。那实在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告诉你吧,我之所以要那么做,完全是和骑游途中的一次惨烈车祸引起的。你吃惊了吧,请听我慢慢道来。

      那是2004年,一个天色阴沉、寒风凛冽、雪花飘零的冬至。当时我利用公休假期独自从远方骑游归来。由于当天骑行的路程实在是过于漫长,轮胎又扎破了几次,造成了我严重的体力透支和时间耽搁,以及冬至时节的白昼又特别地短促,到达吴江境内时尽管只有五点多钟但天已经很黑很黑了,而距离苏州城区却还有60多公里的路程。若在平时,我会在附近乡镇随便找个小旅店住下,养好精神明天接着再骑,可今天我却有些欲罢不能了。因为今天是风俗上大如年的冬至夜,我要赶回去和家人团聚,给她们一个惊喜。当然,家里火锅上翻滚的辣汁花鲢鱼头,醇香扑鼻的冬酿美酒,也是我归心似箭的原因之一。自出门骑游以来,粗茶淡饭的将就了许多天,营养欠缺再加上气温骤降。有些打熬不住了,因此我要尽快赶回家里去。

      现在的四周是漆黑一团,只有远处的农舍窗户透着光亮。我想象着他们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地享受着佳肴美酒,谈论着当下的快乐话题,品味着人生的种种乐事。我似乎听到了他们的欢声笑语。我羡慕他们眼下的处境,并真诚的为他们祝福着,由此也加快了前行的速度。争取尽快到家,和他们一样,香醇美酒、珍馐佳肴地好好享受一番。路上偶尔有迎面疾驶而过的汽车,雪亮的车灯刺的我几乎睁不开眼睛,给我的骑行带来很大的不便。我也从心里谅解了他们,相信他们也是和我一样,急于赶回去和家人团聚。

      我一面前行,一面想象着和家人团聚时的欢乐场景,老伴、女儿会为我端来香喷喷的美酒佳肴,还会慰问我骑游旅途中的辛劳,我则边吃喝边给她们讲述旅途中的奇闻轶事。尽管眼前的天伦之乐只不过是处在遐想之中,但这已经足足的可以使我陶醉了。

      天更加的阴沉,寒冷,漆黑。来往的汽车也少了许多,没有了使人睁不开眼睛的车灯干扰,就有了更多的安全感,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加速了。毕竟还有三个多小时才能到家,现在的我只能奋力蹬车,可惜的是无法做些什么来打发眼前漫长而又枯燥的时光。当然哼上几首轻松愉快的小调还是完全可以的。

      然而,就在我觉得一切顺利平安无事的时候,只觉得车轮猛烈的颠簸了一下,轻松愉快的小调戛然而止,我差一点儿摔倒在地。出于本能刹车停下来看个究竟,原来我的车轮滚到了一个小凹坑里。细看之后车子并没有损坏,放心多了,随即上车继续前进。就在这时,一辆亮着大灯的摩托车从右边的斜路上猛烈地冲了过来,随即又是一个左急转弯,一刹那间就向我撞了过来,当我呆若木鸡似的还没反应过来之 时,只听砰的一声,手臂一阵剧痛,我已重重的摔倒在地,脑子一片空白。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见我的自行车和摩托车都倒在地上,摩托车的灯还亮着。一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他先扶起了自己的摩托车,将亮光调整了一下,使得周围的物体能看得清楚一些。透过光亮我看到那个人和我相仿的年纪,像个老实巴交的本地人。因事故发生在吴江,而肇事者又是吴江本地人士,出于尊重,后文中我将他称之为吴江老兄。此时,吴江老兄已向我伸出手来,想将我拉起,可刚碰到我的手臂,一阵剧痛令我怪叫一声。出于自卫和推卸责任的心态,我一面用左手托扶着右手,一面夸张地大声叫痛。

      此时吴江老兄已扶起了我那辆被撞得不成样子的自行车,看到我的宝贝爱车被毁坏得不成了模样,心痛之极的我更是火冒三丈,不由地怒气冲冲地向他大声喝问道:“你是怎么开车的?”吴江老兄陪着笑脸向我连声道歉,并且坦率地检讨自己不该急于回家过节而忽略了安全以致闯了大祸。我可不管他说的这些,如果不是刚一抬手就是一阵剧痛,我很可能已给了他一下子。只得退而求其次,恶狠狠地一迭连声的向他讨要说法。吴江老兄见我还有如此的气势,反倒是镇定了许多。他轻轻地托起了我受伤的手臂打量了一下,只见手上血肉模糊,胳膊疼痛的无法弯曲,我也顺势更加夸张地呲牙裂嘴的大声呻吟着。他轻轻的放下我的手臂,再次歉意地说:“对不起,是我不好,确实伤得不轻,先到医院看看再说吧。”

          可我并不领情,指着几近报废的自行车厉声警告道:“医院当然要去,可我的自行车怎么办,你不赔我,我是决不会答应的。”吴江老兄倒也爽气,他平静地对我说:“与人相比。自行车只不过是小事一件啦。这辆车不能用了,干脆扔掉算了。我们到商店去。你挑选一辆好了,什么型号价位的都可以。费用完全由我负责,你看行吗?”

        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这样。眼前这个看似寻常的庄稼人怎么能有如此的大量,太出乎我的意料,反而让我有些语塞了。然而,作为一个经常骑游在外走南闯北,经常得到别人指点和帮助的我来说,也并非是那种不近情理爱贪小便宜的人。再说了,我骑得是一辆同事送我的旧式永久牌的车子,在他们家已用了20多年,原本是要扔掉的。而在我脚下,也足足地利用了五六年的时间。是我骑游活动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和伴侣。它曾经陪伴我骑行了苏州、无锡、南通地区的所有乡镇,陪伴我骑行了江苏省的所有县市地区和部分乡镇,以及河南省,安徽省,浙江省,上海市的许多城市和乡镇,结识了许多的骑游同行和朋友,实实在在的为我立下过不可磨灭的功勋。作为一辆自行车,可以说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而从感情的角度上来讲,则是其它任何车子都无法替代的。我甚至还希望它成为我永久的伴侣,伴随我走遍祖国大地的东南西北,依靠它来浏榄中华大地所有的大中城市,所有的名山大川,所有的江河湖海的壮丽景观。从而实现我骑游史上的远大抱负。如果不是中间有着如此的情结,如果不是因为天黑对眼前废铁一般的自行车束手无策,我或许不会要他赔偿一分钱,给他增添一点儿的麻烦。

        现在,面对态度如此诚恳的肇事者,即使是胸有高达万丈的怒火也不便发作了。我的情绪和态度也不由地平静了许多。我用了很缓和的语气对他说:“无论赔我什么样的车子,都无法和这辆车子相比,而且也不符合情理。你如果真的愿赔,真的愿意负责,那么就拜托你想办法将我的车子修修好吧。费用不会很多,而且也让我心安理得。至于费用,即使由我承担也没关系。我只要我现在的永久车。”吴江老兄见我如此的通情达理,有点儿不相信:“什么。你不要新的,那你吃亏可大了,不能这么办,还是买辆新的吧。”见他有如此的诚意,而且不像是伪装的,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随后坚决地表示:“不要新的,只要旧车修好就行了。”吴江老兄脸上透着愧疚的神色连连点头答应着,并表示一定让我满意为止。

        自行车的问题得以顺利解决,我的心境顿感轻松。此时的我抬了抬受伤的手臂,也不那么疼痛了,手上伤口的血也止住了。旁边的吴江老兄又在催促我快去医院疗伤,我反而不那么着急了,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去医院可是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的,而且还要花费不少的时间,你如果不方便,还是赶快回家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他这才想起已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原来是要赶回去过冬至夜的,家里人确实在等着他快快回去。他考虑了一下对我说:“那倒是真的,家里确实是在等我。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一笔钱,你就自己去医院吧。”我问他说:“你打算给多少呢?”他说:我这儿有两千元,你先拿着。如果不够,你先垫付一下,过后我会如数还你的。”显然这是一个大大超出我预期的价位,但决不是一个合理的数额。所以我不能接受。此时的我故作惊讶地对他说:“哇!你拿两千元来打发我,我不能同意!”

        吴江老兄有些窘迫,反问我该怎么办,我故作严肃的对他说:“我一向喜欢将问题考虑的周全一些。祸是你闯的,我是你撞的。医药费、误工费,以及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当然都该找你来清算。你看我伤得这么重,又流了好多的血,两千元我认为肯定是不行的。”

       原以为我是个比较通情达理之人,至少在谈论自行车的问题时他是这么感觉到的,所以早已放松了戒备的念头。没想到转眼之间的我好象变了个人似的,态度不知为什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老实巴交的吴江老兄见到有些凶神恶煞般模样的我,令他措手不及。神情顿时显得极度紧张,甚至连语音都有些变调了:“那么你说,你究竟要多少?我身边总共只有三千元,再多确实是没有了,再说天又是这么黑。我上哪儿弄钱去呀?”我的心中好是得意。虽说不想真的为难他,但又想和他开个玩笑。以前周围的人们都认为我这个人是严肃有余而幽默不足。现在我可要拿眼前的吴江老兄开涮,好好地和他幽默上一回了。想到这里我又假装着想抬起手臂,随后又故作夸张地大叫一声,表情极其痛苦,呲牙咧嘴地对他说:“你有三千元,那肯定是不行的。所有的损失加起来,我要的可是三……三……三……。”我故意放慢了速度。吴江老兄更紧张了,我估计他的脸面有可能已改变了颜色,他用变了声的语调颤抖地催促着:“你说……说……说……呀。你究竟……究竟… 要……要多少呀?”此时的我更是提高了嗓音,一字一顿的对他说:“我要得是三……三……三……百元。怎么啦,你想耍赖吗?”说完之后,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吴江老兄好是惊讶:“什么?三百元?什么意思?我给的可是三千啊。不行不行,没你这么要价的,这么大的祸事三百元够干什么?”我告诉他:“我要的是实价,我的伤势没那么严重,已经好多了,三百元已绰绰有余,说不定还要不了呢。再说了,你的钱也是来之不易的,漫天要价也不符合我的个性。”

      听到我如此通情达理的表态,吴江老兄这才相信了我所说的一切,神态瞬间恢复了正常。他从怀里快速掏出个小口袋,拿出一大叠百元大钞,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到袋子里的钱还剩有两三张的样子。他很诚恳地对我说:“我也不和你多说了,你就拿了这些回家吧。”我不再说什么,一把将钱抓过,拿了最上面的一张晃动了一下,装进自己的衣袋里,其余的还是装进袋子里,塞到他的手上。他惊愕地用力阻挡着,还想说什么,我用手势止住了他,再次请求他尽可能地将我的车子修修好,然后道别,转身向着回家的方向走去。吴江老兄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不知说什么才好。

     天愈加的黑,凛冽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并夹带着飘逸的雪花。可是我并不觉得寒冷,归心似箭的念头促使我加快脚步奋力前进。我的打算是这样的,先步行到苏杭公路上,然后搭乘便车回到城区。唯一遗憾的是要和我的好伙伴永久自行车小别几日,而它需要整修暂时不能和我作伴并为我代步了。

     刚走没多远,吴江老兄开着摩托追了上来。他恳切地对我说:“反正时间也耽误了,多少也不在乎一时半会儿了,还是让我送你一程吧。还有七、八公里的路要走呢。天不好又这么黑,受伤的人走夜路会特别地无聊,我的摩托多少可以为你节省点儿时间,减少点儿走夜路的孤独的感觉,你也好早些到家和亲人们团聚。”他的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我欣然的接受了他的好意。

      没几分钟就到达了苏杭公路,几乎为我节省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将碰撞耽误的时间一下子全弥补上了。如果顺利。我完全可以在原来骑车预计的时间内到达家中。我的心里反而有些感谢眼前的这位肈事者了,因为他毕竟为我节省了骑车时所耗费的体力。在等车的时候,吴江老兄对我所拿的一百元还是放心不下,再次提出要再给一些,我坚决地拒绝了。现在的我们已俨然是一对即将分别的老朋友。交谈中他告诉了我他的家庭的情况,他有一个独生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现在在城里的学校里当教师,已经有了个两岁大的女儿。他已是名副其实的爷爷辈的人了。言语中不泛有幸福和自豪的感觉。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响,分别在即,吴江老兄突然提出想要我的手机号码,我好是纳闷但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当我和他握手告别时,我感觉到他的手热乎乎的好是温暖。漫无边际的寒风雪花似乎并没有使我们感到气侯的寒冷。我顺利地坐上了回家的客车。当车子已驶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后。我看到吴江老兄还伫立在风雪中,若有所思地望着汽车很久不愿离去。

        回到城区,我立即去医院挂了急诊看伤。经过诊断,我的手臂只是肌肉损伤,骨头完全没有受到伤害,休息个三、五天就会痊愈的。至于原本手上的血流如注以及看上去的斑斑血迹就更简单了,只是清洗了一下,抹了些红药水就万事大吉了。碰撞事件的后果远没有预计的严重,使得原来仅有的些许担心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所拿得一百元钱,居然还多余了几角钱。我的心中好是开心,好是轻松。

      刚从医院出来,我的手机就响了,是吴江老兄打来的。他告诉我说,他实在放心不下我的伤势,并要我不惜代价地将伤看好,所有的支出和损失他都会如数承担,并再一次的对我的伤害表示了诚恳的歉意。我很大度地接受了他的道歉并谅解了他的行为,也顺便如实告诉了他看伤的经过和诊断的结果。我听出了他知道了结果后的轻松和欣慰。随后又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言,原来电话已传到他当教师的儿子手上,他儿子的语调更是谦恭得体,对他父亲因急着回家过节而给我造成的伤害表达了诚挚的歉意,对事故发生后我的行为表示了赞赏。还表示对我的一切损失包括误工费,营养费甚至精神损失费都会加以考虑。即使我不接受他们也要作出适当的表示。我对他们的好意也表示了感谢,但对他们所说的赔偿则坚决的表示了拒绝。我告诉他,一切都已结束,没必要再将这件事理论下去。况且我已拿到了医药费,再加上你们为我修车子的费用,实际上我并没有一点儿的损失。在我的一再劝说下,他们终于勉强认同了我的主张。可以说,我们的交谈已使这次事故的负面影响远远的抛到了爪哇国中去了。他们甚至还说能在冬至之夜遇到我这么个通情达理的骑游者是他们的荣幸。在即将告别之时,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极稚嫩的声音。原来是他两岁大的女儿抢过了电话,这个有些任性的小公主见到大人们聊得开心,有些冷落了她而不太高兴,所以自己也要尝试一下,来个锦上添花。而所有的长辈们都将她视作掌上明珠,只好由着她。偏偏是我也特别的宠爱孩子,喜欢和她逗趣交谈。这位可爱的小天使语音特别的甜美但却有些吐词不清,伊伊呀呀的,我努力分辨了好大一会儿,才勉强听得出她是在流着口水说:“苏州爷爷好。”听得我浑身的筋骨松松的说不出的舒坦,梢有的一点点疼痛感觉也不知飘落到何处去了。

       风越来越大,大团的棉絮似的雪花从天儿降,可我已顺利回到家中。外面的风雪再大,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家人见到我平安归来,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赶在冬至之夜回家和她们团聚了。痛快的洗了个热水澡后,家人已为我端上了热腾腾香辣辣的砂锅鱼头和许多我爱吃得菜肴,还倒上了香甜的桂花冬酿酒。温馨舒适的感觉令我的胃口大开,一面享用美味佳肴,一面谈笑风生。家的感觉真好,冬至夜晚的感觉真好。将心比心,我更加没有理由再去抱怨那位急于回家团聚小有过失的肇事者,没有理由再对他给我造成的些许损害耿耿于怀了,况且他已对自己的过失做出了最诚恳的道歉和补偿。我真的从心里谅解了他。再说了,如果不是手上有红药水的痕迹,家人或许根本看不出我今晚曾经受到过伤害。

       几天后,吴江老兄打来了电话,说我的自行车已经修好,存放在某某修车点。他因为有事脱不开身,拜托我自己去拿。我去了,只见车子已焕然一新,不但是撞坏的部件换成了新的,就连没撞的地方也进行了精心的维修。整辆车子的价值要比以前增加近百元钱。不但如此,那位修车的师傅不知为什么一直对我好人好人的叫个不停。原来他也听信了吴江老兄对我的过份的渲染,实在是让我受之有愧。随后,修车师傅又取出五百元,说是吴江老兄托他带给我的误工费。我不管他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反正我是绝不可能要的。见实在推辞不掉,我只好拨打了吴江老兄的电话, 明确表示:所有的一切都已结束,不会再要他一分钱的赔偿,因为我所得到的已远远超出了我所失去的。再也没有理由增添他的任何麻烦和负担了。吴江老兄好是激动,在几分钟的通话时间里几乎语无伦次,一直在说着一句话:“你是个好人,一个少见的大好人。”我见他如此的激动,就一面谢谢他的好意和为我所做的一切,一面和他匆匆告别,并委托修车师傅将我带去的一些糖果零食转交给他的小孙女。就说是苏州爷爷奖赏给乖孩子的一份小礼物。

       事后,我骑着修好的车子回家了。后来吴江老兄总说惦记我,又给我打了许多次的电话。他已恢复了常态,语气自然多了,而且话题也多了起来。他已完全将我当作朋友和知己了。我们经常聊天。而且是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他对我所说的骑游经历似乎很感兴趣,而我也乐意将我骑游中的所见所闻绘声绘色地讲给他听。有一次不知怎么话题转到了太湖,这就自然少不了太湖的地理位置,太湖的风光,太湖的资源,当然也少不了太湖的鱼类。一般来讲,电话都是他打给我的居多,但若谈论到外面的世界,外面的奇闻轶事,就几乎全是我唱主角了。而这次话题说到了太湖的时候,虽然我有过多次环太湖骑游的经历,也见识过太湖的大风大浪,品尝过太湖周边的风味小吃,太湖的多种鱼虾。但交谈之中的我却不知不觉间的成为了配角,而我所掌握的太湖知识根本无法与他相比。尤其是说到了鱼类,虽然我是个众所周知的食鱼专家,在各种鱼类的烹饪方面也是小有名气,但在他面前,我纯粹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学生了。他告诉我说,在所有的太湖鱼类中,他最为青睐的就是太湖鳜鱼了。他告诉我说,鳜鱼生长过程中以其它小型鱼虾为食,所以肉质特别细嫩鲜美,是太湖鱼类中的极品。对鳜鱼的习性、捕捉,以及鳜鱼的烹饪他也特别地在行,甚至对鱼的烹饪配料,火侯也说的头头是道。在我看来,鱼类的烹饪也就是煮熟了为止,花样无非是红烧、清蒸,鱼片、鱼块而已。而他仅仅对鳜鱼的烹饪就说出了好多种。什么松鼠鱼,菊花鱼,清汆鱼段等等。他那边说的有声有色,我这里听得直咽口水,恨不得身边有条大鳜鱼,立马按照他所说的方法烹制一番。让我好好地过过嘴瘾解解馋。这是我们最有意思最为快乐的一次交谈。我好想吃鱼,尤其是太湖新鲜的大鳜鱼。以后的好多天我都盘算着春节去买两条鳜鱼。按着他的所指点方法进行烹饪,也让我的家人朋友看看我的拿手好厨艺。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春节即将来临。我按照计划来到菜市场,打算购买两条鳜鱼过大年,,顺便采用吴江老兄教我的烹饪方法,做两道鳜鱼的佳肴招待一下亲朋好友们,显示一下我的好客之道和高超厨艺。在市场上转了一圈后,我惊讶的发现,鳜鱼好贵。它的价格之高已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远远超出了我的消费能力。看不上眼的都要几十上百元一条,看的上眼的就更不用说有多贵了。作为一个工薪阶层的我来说,虽然天天吃鱼,虽然对鱼情有独钟,但对鱼的种类却不是十分的挑剔,一般都是买一些价格相对便宜的低档鱼类食用,总是什么便宜就买什么。就像吸烟者买不起好烟,只能买些蹩脚货来充数一样。高档鱼类的购买,记忆中似乎还没有什么影响。如果实在想吃鳜鱼,那就和想买其它的昂贵物品一样,等我中了大奖再说吧。现在的我只能悻悻地惆怅离去,让我的好客之道,让我的好厨艺通统见鬼去吧。

         第二天,我正在岗位上当班,突然吴江老兄又打来了电话。我已无心和他再聊鳜鱼的话题了,因为鳜鱼好贵。我婉言推辞道,我正在上班不方便多打电话,有事可以另找机会再说。可是他却告诉我说,他已经到达了我单位的大门口,我大为诧异。顺便说一下:我是在苏州的一个古典园林拙政园工作。作为世界文化遗产,这儿的景致特别地优美,每天都能吸引数千上万的游客前来参观游览。许多朋友都喜欢在看望我的同时顺便再领略一下我们园林的美妙景观,而我也愿意为他们开开绿灯提供方便。可没想到这位老兄会挑选这么个日子前来。说实话目前正是数九隆冬天寒地冻的季节,又临近春节,虽然亭台楼阁雅致依旧,小桥流水也韵味十足,但鸟语花香可就逊色多了。眼下前来参观的游客人数,甚至还不如我们员工的数量。如果换个季节前来,这儿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岸边杨柳轻拂花团锦簇,水中小荷挺立鱼儿畅游,加上蓝天白云的衬托,如诗如画的景况令无数游人陶醉其中,即使是九霄云外玉皇天庭的瑶池仙境风光,也未必能够与之媲美呢。一切的一切都要远胜眼下的时刻,真不明白这位老兄是怎么想的。既然已经来了,就请进来看看吧。于是我要他先进来再说,至少喝茶聊天是无关季节变化和天气冷暖的。可是他的回答更令我不解,他告诉我说,他很忙,没时间喝茶聊天。更没空到园林里闲逛,只是因为牵记我,要求我到门口见一面看一看。而且语调是特别地迫切诚恳,使得我不能不按着他的意思赶快到门口去看个究竟。

        见面之后还没寒喧,吴江老兄就急切地问我:“以前教你的鳜鱼烹调方法还记得吗?”我觉得太搞笑了。百忙之中大老远的抽空一本正经的跑来竟然是这么一句话,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出于礼貌,我告诉他,我记得很清楚,并再次谢谢他的赐教。只见他一副放心了的表情,赞许地点点头说:“那么你就试试吧。”说着从身后拿过一只沉甸甸的大口袋交到我的手里,说是怕我无用武之地,所以特地找来两条让我实习一下。并且还说着:“小小物品不成敬意,千万笑纳。”之类的话语。我接过袋子看了一下,哇。原来是两条三斤多重闪着金光的新鲜大鳜鱼。如此之大,如此之新鲜的鳜鱼是本地市场上绝无仅有的。他告诉我,早就想送些什么让我过年了,知道我喜欢吃鱼后,所以就很自然地想到了太湖鳜鱼。那次聊天时话题不知不觉的转到了太湖,讲到了鱼类,其实就是他的一种试探。今天凌晨,他摸黑骑着摩托行驶了几十公里,到达了太湖岸边的七都鱼类市场,为的是等待靠岸的鱼船,挑选两条理想的大鳜鱼,送给我这个大好人,表达一下他们全家的心意。可是经过却一波三折,不是没货,就是太小,还有就是已被订货。在市场上足足转悠了两三个小时,直到最后,才获得了成功。他两顿饭没吃又行驶了几十公里到达我处,喜孜孜的给我打了电话和他见面。图的是让我尽可能的吃个新鲜。啊!我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我,好感动啊。如此的深情厚谊,真让我受之有愧难以为报啊。当我转过神来刚想推辞之时,他已转身离去,使我说的谢字一半卡在了喉咙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吴江老兄也算是很好的回敬了我一次。记得当初的我拿了一百元后将其余的钱都退还给他的时候,他也是和我现在的心情一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表情更是出奇,即使有十八个技艺精湛的丹青大师,也未必能够画得出他当时我眼前的怪异神色呢。

        这天的整个下午,我的心情很难平静。和吴江老兄由于一场车祸走到了一起,由最初的箭拔弩张到现在的相识与相知。靠的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反正不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而绝对的正确,绝对的真理又是不可能存在的,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的应对。骑行在外,磕磕碰碰之事在所难免,在那种情势下,如果双方都有一种宽容豁达,理解谦和之心,那么难题的解决就容易多了。一点点的让步,一点点的包容都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和与之付出大的多的成果和喜悦。庆幸的是,我们两人都做到了并尝到了其中的甜头。碰撞事件的结果很有意义,也超越了事情的本身,我们都获得了胜利,可以说是名附其实的双赢。今后我们还需按着这条正确的思路行走下去。因为在当今社会风气有待提高,人际关系有些淡漠的时刻,确实是一条越走越宽阔的好路子。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好是欣慰。继而我又想到了眼前的两条大鳜鱼。将它们按着吴江老兄指导的方法烹调一番固然实惠,而且可以大快朵颐。但那也不是我的处事风格。一般来讲,平时朋友间,同事间,以及亲戚间的各种馈赠,我都要礼尚往来,做不到这一点。再好的的东西也是要婉拒的。而眼前的我可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不知他的家在哪儿,和他还不是特别的熟识,再说了,这两条鱼来的多么不易呀。如果不好好享受一下,可能会辜负吴江老兄一片苦心的。思虑再三,我只能选择“脸皮老一老,肚皮饱一饱”的策略了,至于对吴江老兄的回报。只能是留待以后再作打算了。

           主意拿定。我就坐等下班,将鱼带回家,给家人一个惊喜的同时盘算一下过年请客的日子,请他们过来共同享用这两条来之不易的鲜美大鳜鱼。我还打算按照所学到的方法,尽可能多的做些花样,好好地显示我热情的待客之道和精湛的烹调艺术。下班的时刻即将来临,我已在外面打扫卫生。开始做下班前的准备事宜。只听屋里的桌子底下一阵骚动,估计是老鼠作怪,这是常有的事,我并不在意,早晚我会收拾它,现在没必要理睬它。可是事隔不久,又是一阵声响,而且时间比刚才更长久。我沉不住气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就不能坐视不管了,来吧。我现在就来收拾你,否则真要当我是病猫了。我冲到了屋里,桌下还有声响。我惊异的发现,是我的鱼袋子在动。我紧张了,该不是老鼠钻进口袋里,祸害我的宝贝鱼吧。我生气地拿起袋子,将鱼倒出。奇怪。并没有老鼠的影子。细看之下,我惊奇的发现,只见鱼腮还在微微的颤动着。原来它们因为还有一口气不愿咽下去,居然都还活着。不明白吴江老兄为什么说给我的鱼很新鲜,而不是说给我的是两条大活鱼。要知道新鲜鱼和大活鱼的档次相差是很悬殊的。为了确保档次不下降,我赶紧打来了一大桶池塘之水,将鱼放了进去。两条鱼挣扎着翻了个身,立刻恢复了活力,金灿灿的好是可爱。由于水桶太小明显容不下它们,而它们又在水中翻江倒海,弄得水花四溅。原来它们还不愿离开这个世界,求生的本能促使它们向往着自由,并且为此做出了最后的博击。看着它们如此地生气勃勃,我不由地动了恻隐之心,与其作为美食装进我们的肚子里,还不如成全它们,恢复它们的自由,让它们生儿育女更好的为人类服务吧。再说以此方式来纪念我和吴江老兄的相遇,诠释人间友爱的真谛不也是非常的别致吗。

        这个念头刚刚产生,水中鱼儿似乎已感应到了我的好意,就愈加奋力地摇头摆尾大献殷勤。促使我下定了最后的决心,立即释放它们,让它们重新获得自由,重新得到生存机会。说干就干,我将它们提到池塘边毫不犹豫地将它们倾倒在池塘里。只见它们欢快的转了个圈子,算是表达了对我的谢意,然后双双钻入到水底安家落户了。苦去甜来的伙记们,从此以后你们就生活在园林池塘的安乐窝里吧,与荷花为伴,与游客为伴,与美景为伴吧。此处虽然远不及太湖辽阔,但有如此优美的人文景观,相信也不算是委屈了你们了吧。鱼儿鱼儿再见了,但愿你们生活得更美好。但愿你们能为园林的景色增添新的光彩。

        我虽然钟爱吃鱼,但这次却是例外。鳜鱼固然鲜美,但终究还是属于鱼类,与其它同类相比,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虽然到口的美味失去了,但我没有一点儿的遗憾。美酒佳肴经常有,而值得纪念的事情却很难得。以这种方法处理的两条鳜鱼,以这种方法来铭记吴江老兄的深情厚意,相信我已让它们的价值远远超越了它们本身的好多好多倍,是非常值得的一件事,也是更有意义的一件事。

        当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吴江老兄后,他虽然表示了赞同但又表示了不可思议。并且告诉我说,鳜鱼一旦离水,两三个小时内必死无疑,近二十个小时还活着的先例还未曾听说过呢。有些迷信的他最终归结为好人必有好报的缘故,他认定完全是我的好心使得两条鳜鱼获得了重生,也使我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只要人心好,什么奇迹都是可能发生的。”吴江老兄向我一再重复着他篤信这一处世箴言。

        后来,我经常看到两条鳜鱼游弋在水草丛中、池塘岸边。有时有的游客会投下一些食物到池塘里,逗引各种鱼类前来抢食。那两条大鳜鱼也混迹其中,不过,它们可不是为了争抢食物,而是在欢快的追赶其它比较弱小的鱼类。对于那些喜欢啄食荷叶荷花、影响荷花生长的鱼类不外乎是一种制约。我还听说,以前的池塘里并没有过这种鳜鱼,从此它们可以放心大胆而又快乐幸福地生活下去了。

        两年后的春节,单位里为了犒劳员工,要将池塘的鱼类捕捉掉一些分给大家。听到消息后,我紧张了,立刻想到了那两条鳜鱼的命运。担心它们会因此丢了性命。为此我专门和捕鱼的师傅打了交道,要他们一但捕获那两条鳜鱼后就交给我来处置,我打算再一次放回到池塘里,就是让我出个高价也在所不惜。唯恐他们不肯,我又将那次的经过和两条鱼的来历讲给他们听,他们听后也很感动,表示听从我的吩咐,尊重我的意愿,而且一分钱也不收,因为他们通情达理认为,那两条鳜鱼本来就是我的,只不过是暂时寄养在园林的池塘里而已。然而,忙活了一整天,并没有那两条鳜鱼的踪影。捕鱼的师傅告诉我说,大概是它们有了一次被捕捉的经验,由此变得精明了。但愿如此吧。幸运的是,小的倒是捕到几条,只有二、三两重,只能算是鱼苗而已,师傅们又将它们丢回到池塘里了。现今,那两条带有传奇色彩的大鳜鱼和它们的后代们,还很好地生活在举世闻名的苏州拙政园的池塘里。这,可以说是故事最好的结局了。

        还有一件事也需要说明一下,就是你们可别光顾着以为我是个大好人,其实还差得远呢。你们知道吗?当我将这个故事讲给亲人听,讲给朋友听,讲给同事们听的时候,他们却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他们一致认为,我所遇到的那位忠厚善良的吴江老兄,以他的人格品行证实,他才是个真正的大好人,而我所做的,都是应该的。是吴江老兄造就了我们的这段奇妙经历,“骑游轶事:放生记”。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