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颖骑行轶事(三) 骑行海南第一天

发布时间:2016/9/12 11:58:09     点击数:

blob.png


编者的话——

作者齐颖,1952年生于苏州,小学毕业1969年3月,他下乡至黄海农场民生分场三队,1979年3月,他回城后分配在苏州园林系统工作。

齐颖退休后,参加苏州“虎丘老年人自行车骑行队”,他的骑行梦是单车骑行至祖国陆地东西南北。他的车轮已经到达最北黑龙江漠河,最东乌苏和最南三亚天涯。今年春天他西征挑战中国最难骑行线路川藏线,成功从拉萨打了个来回。今秋他又踏上新的骑行路,挺进宁夏。

知青齐颖不仅热爱骑行运动,并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他又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文革让他只读完小学就下乡,他却挑战自我,写下了多篇短篇小说和万余字的骑行游记。苏州知青网曾经发表过齐颖的《我骑单车回农场》和《放生记》两篇文章,接下来将继续发表《齐颖骑行轶事》连载和齐颖的短篇小说。

 ·············································                                               

 齐颖骑行轶事(三) 骑行海南第一天


苏州知青网  作者:齐颖

海南岛的风景之秀丽,天气之多变我是早有所闻的。只是秀丽到什么程度,多变到什么地步我并未亲眼所见。2013年海南岛的骑行活动,终于有了一次亲身体检的机会。

     320日,经过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我们到达了海南省的海口市。早上8点,迎着轻柔的海风,和煦的阳光,我们踏上了这片对骑游者来说早已神往的美丽海岛。风光旖旎果然是不同凡响。蓝天白云 碧绿的海面,使得紧靠着岸边的道路显得分外宽畅洁净。两旁高大挺立的椰子树挂着大小不一的果实,加上各种热带植物的点缀,使得景物愈加的秀美壮观,也让置身其中的我愈加的不忍离去。太美了!在当地热情好客的市民的帮助下,我留下了许多珍贵的镜头,方才恋恋不舍地西行,踏上前往中国最南部城市三亚方向的公路。

     


    出了城区,由于视野的开阔,沿途的景物更加优美,也更有特色了,几乎令我目不暇接。如果说城市是人力建造的典范,那么沿途的自然景观则是上天恩赐的杰作了。因为无论设计如何巧妙,建造如何华丽,都无法胜过大自然的鬼斧神功。眼前如此之广袤的美妙景观,远山近水,轮廓分明,赏心悦目,令人叹为观止。我一面欣赏着自然景物中的种种奇葩,一面感叹造物主赐予人们的莫大享受。倘若时光能够停留,倘若能够长久的置身其间该有多好。尽管是身心愉悦地默默骑行,但思绪却是在漫无边际的旷野中四处荡漾。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没行驶多少路程,已是接近中午。渐渐的,我感觉到有一位骑行中不受欢迎的伴侣——炎热也来凑起了热闹,给我的骑游增添了难度。本来,我们从苏州出发的时候,还是春寒料峭的时节,一路走来,虽然气温有所升高,但感觉却是相当的舒适。眼下的感觉有些不同了,炎热迫使我脱去了所有能脱的衣物,可还是无济于事。勉强骑行至老城镇,身上早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嘘嘘了。体力消耗很大,虽然仍有阵阵海风掠过,但已没有凉爽的感觉。好在沿途的景物依旧秀美动人,多少分散了一点炎热的感觉。只见山林高低起伏,所有的植物都是新奇物种第一次看到。道路两旁的房屋不是很多,但所有的乡亲都相当的热情友善。即使是向他们提出个小小的要求,他们也会拿出十分的热情加以对待。例如你想得到一杯凉水,他们除了满足你的需要外还会端过一只板凳,让你在荫凉之处坐下,劝你休息一会儿再走。有的甚至会邀请你一同用餐,令我这个外乡来客深为感动。如此的经历基本上每个小时都可能重复一次。如果说当时的气温酷热难当,而乡亲们热情的待人之道,会让你明显地感受到炎热之中的凉爽,凉爽之中的快意。

     行进至下午四点,气温更是闷热的令人难耐,估计是一天之中最为难受的时刻了。虽然景物优美依旧,山林葱翠仍然,但离公路却有一段距离。没有一丝树荫的公路根本无法阻挡太阳的暴晒。又是几个大大的陡坡,几乎消耗了我所有的体能。真想找个路边小店,躲进去稍作休息,喝些冰镇饮料或啤酒再走。可是现在的路边别说是小店,就是村落房屋也见不到一处。疲惫不堪口渴难忍的我心中不免有些沮丧。勉强又奋力骑行了几公里,隐约感到有些许凉风迎面而至。虽然太阳仍然火辣,但觉得身上已有了丝丝凉意。放眼向前望去。只见远处已是乌云滚滚,并有瀑布似的线条挂落下来,还伴有隆隆的雷声。身边的风力也逐渐加大,骑行的阻力也大了许多。根据经验,我知道狂风暴雨即将来临,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找到避雨之处。可是现在的路边除了只有低矮的丛林,竟然没有任何建筑。唯一办法就是尽快向前、向前,尽管狂风暴雨即将迎面而来。艰难地又行进了以一两公里,乌云已完全笼罩了大地,低沉沉的似乎要坠落下来。又是一阵狂风,差一点儿将我连人带车掀翻在地。随着一道刺眼的闪电,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从天而降,大滴的雨点也随之而来。好在此时幸运之神眷顾了我,我居然见到路边有一所被人遗弃的房屋。我逃命似的冲了过去,只听又一声响彻云霄的霹雳几乎击中我的脊背,滂沱大雨倾泻而至,说时迟那时快,我的身子已完全进入到屋里。好险!来不及停好车子,惊恐不已的我躲到了屋子的角落里。由于没有门窗,雨水还是伴随着狂风飞溅到我的身上,很冷很冷。刚才还是烈日炎炎酷热难当,没想到转眼之间就有如此之大的变化,真让我大开了眼界。现在的我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因为我看到电闪雷鸣伴着狂风暴雨从天而降,大量的雨水夹带着泥土和树的枝叶从山上倾泻而下,大有雷霆万钧之势,我不禁担心,如此猛烈的冲击是否会将我赖以避雨的小屋冲垮。好在没多久,暴雨似乎减弱了一些,随之而来的是霹沥啪啦的声响撞击着屋顶和地面,原来是下冰雹了。只见冰雹大小不一,比玻璃球稍大一些,数量极多。有的击中了我的自行车,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是悦耳。无数的冰雹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堆积了许多。周围的树枝树叶也砸落了不少,好在附近地区没有种植的庄稼,否则损失可就大了。现在的我冷得发抖,牙齿打颤,好想找件衣物保暖,可是狂风暴雨将我死死地逼在了角落里,再说所有的衣物都已被雨淋了个透湿,即使是包裹里的也不例外。海南的天气变化之快,我的感受之深,今天可能是达到顶峰了。

     一个多小时后,冰雹雷雨渐渐停止,我继续前进。由于雷雨冰雹的袭击,只见路面上满是被砸落的树枝树叶,显得有些零乱。不过山林在雨水的冲涮之下,倒是显得格外洁净,景色愈加的优美,空气特别地清新,气温也是非常的舒适。我得加把力,将刚才因避雨耽搁的时间弥补回来。傍晚六点半,我来到了一个叫“和舍”的小镇。街面上湿渌渌的。街道两边有许多果树,结了许多很大的果实,从地面到树顶都有。请教了当地的乡亲,他们告诉我是菠萝蜜。我不明白非常细小的果柄怎能挂的起如此巨大的果实。老乡还介绍说,该镇的茶艺馆、茶道馆很是出名,住宿的宾馆就设在里面,还有娱乐活动,服务很是周全。正好天色已晚,有心住下休息。打听了一下价钱,住宿至少一百元一晚,其它费用另算。打听了几家都是如此。对我来说,档次有些过高,里面的娱乐服务也不适合于我,而且经济条件也不允许。虽然天空已是暮色苍茫,但我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赶路,另寻住处。

        顺着山路我又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天色已是黑得辩不清方向,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此时的我看到了一条亮着路灯的叉道,有些喜出望外。顺亮骑行而去,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小乡镇。十分的幽静,但看不到一个人影,旅馆更是不见踪迹。两旁的房屋倒是都透着光亮,可我又不好意思敲门问讯。怎么办呢,毫无目标的找寻了一大圈后,终于看到两位散步的老人。还没向他们问话,他们已厉声向我喝问:“干什么的!”我陪着笑脸告诉他们。我从远方骑车而来,因天黑看不清路径,想找个地方休息。听了我的话,又打量了我一下,他们的态度温和多了。告诉我这儿是海南热带作物农场,没有住宿之处,只能另想办法了。可是由于天实在太黑,对我来说确实已是无路可走了。此时,我看到路边的黑暗处有一处破败不堪的简易棚,将车推了进去,想在此安营扎寨将就一夜。那两位老人连忙阻止,说这儿黑暗潮湿很不方便,蚊子特多,让人不得安宁,再说今晚可能还有暴雨,这个棚子根本挡不了风雨。可是我顾不了许多了,执意住下再说。不知何时。周围聚拢了好些看热闹的乡亲。他们从老人口中知得了我的处境和意图,议论纷纷,他们说的是当地方言,说些什么我听不大懂,不过看来并没有恶意。有些人向我问话了,他们问我今天骑了多少路,晚饭吃了没有,是不是很累了。我告诉他们,今天我从海口骑来,晚饭不想吃,确实很累了,只想找个地方睡一觉。听到我的回答,他们的善良热情发挥到了极致,纷纷邀请我到他们家用餐,或者为我送点吃的。我好感动,但在谢谢他们的同时婉拒了他们的好意。后来,他们一起帮忙,收拾起我已经摊开的物品,将我领到一座大院里,那是农场的场部。他们告诉我,这儿有水有电,可以不受雨淋,而且安全,很是方便,我可以放心大胆的睡在这里。如果需要热水和吃的,他们也乐意免费提供一些。条件虽说不及旅馆,但确实已是最好的归宿了。多好的安排,我除了感激,还能说什么呢?尽管一整天我只喝过两次饮料,一瓶啤酒,几次凉水,其它什么都没吃,肚子在高唱空城计,但我决不能再麻烦这些素不相识淳朴善良的乡亲们了。随后乡亲们陆续离去,我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好觉,当然,也少不了做了个好梦。

     骑行海南第一天,我如愿领略了海南秀美的山水人文景观,体验到了海南梦幻般的气侯变化。但最大的收获却是见识到了海南岛纯朴善良的民风民情,她让我永远难忘。     

 编辑 辰光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