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颖骑游轶事(四) 惊险一夜

发布时间:2016/10/19 15:58:00     点击数:

编者的话——

    在发表齐颖骑游轶事(四)时,齐骑已单车骑行新疆回家了。

    齐颖单车骑游坚持10余年,行程5万公里。他今年65岁,春天挑战中国最难骑行线路川藏线,成功从拉萨打了个来回,秋天他再次出发骑行新疆,凯旋而归。

    知青齐颖热爱骑行运动,在骑行路上不断挑战自我,创造奇迹,他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在写作路上再次挑战自我,文革让他只读完小学就下乡,他却写下了多篇短篇小说和两万字的骑行游记。接下来,苏州知青网将继续发表《齐颖骑行轶事》连载和齐颖的短篇小说。


苏州知青网作者:齐颖


      这是踏上广东省骑游第一天所发生的故事。2013327日,整整一天都是乌云密布,小雨时下时歇。虽然道路两旁的绿化依然是以热带植物为主,也是满目葱翠,椰子树上也有大小不一的果实,但树干却低矮多了,几乎是伸手可及。也许是在海南见识多了,审美观有些挑剔,加上天气的缘故,对道路两边的景物已是熟视无睹,只想尽快赶路。

    本来在海口乘坐渡轮经琼州海峡到达雷州半岛时,我是有两个同伴的,老唐和老梅,而且还在一起住了一宿。我由于车子出了故障,他们无法解决,只得先行而去,留下我落单而行,有时骑,有时推,行进速度相当的缓慢。虽说对两旁的景物已有些淡漠,但如果确实遇到亮点景观依旧是不会放过的。首先的新奇是在中国大陆的最南端徐闻境内,我看到几棵不小的枇杷树,上面果实累累已经成熟,煞是好看,比苏州的枇杷早熟了两个多月。风力不时的将熟透的果实摇落下来。我捡起几颗品尝了一下,有些酸涩,难怪没人采摘。不过作为景物留给骑游者们饱饱眼福,拍拍照片还是相当不错的。在我们所经之处,是规模很大的蔬菜种植基地,不时的有运载蔬菜的车子驶过,有好些青椒黄瓜散落下了,没人捡拾,好是可惜。我不客气地捡了些黄瓜,既能当水果又能解渴,留着慢慢享用。

    有一件事也还是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午时分骑行至一个小镇,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因为它的名称叫“龙门”。记得去年六月,我曾骑行到距此五千公里另一处也叫“龙门”的地方,并在那儿的邮电局盖了邮戳作为纪念。今天,我也要在此盖个邮戳,让两个南北不同地域的邮戳都能显示在我的邮戳本上,来个双龙合壁,加上都是骑游亲自得到的,应该是极有纪念意义的一件好事。找邮局颇费周折,好容易找到,却已经关门了。失望之余,我扒着邮局的窗户看了又看。只见邮戳就放在桌子上,几乎伸手可及,可就是无法拿到,只能是带着遗憾离开了。也许是心有不甘,我推着车子接连回头张望了几次,祈盼能有奇迹发生。巧了,说奇迹,奇迹到。就在我准备上车而去的时候,听到有人好像在招呼我,停下后我看到街对面过来一位小伙子。小伙子很有礼貌,问我从那来,到那去。我告诉他,我从江苏来,环游了海南岛后想回江苏去。小伙子对我表示了钦佩。大概看到我的背负很重,又问我是不是想减轻负担,寄些东西回家,我告诉他没这个打算。他又问我:“那为什么扒着窗户看,又为何不停的向后瞧。是不是有什么为难事需要帮忙。”他问中了我的心事,我乘机向他述说了原委,并且告知了我的遗憾,还给他看了我的邮戳本和北方龙门的邮戳,我的失意明显的写在脸上。没想到小伙子对我说,邮局值班的是他舅舅,他可以把舅舅叫来,满足我的愿望,让我不留遗憾的离去。太好了,果然是柳暗花明,我喜出望外连连表示感谢。两分钟后,我得到了想要的邮戳。高兴之余我提出要请他们吃饭,他们婉言谢绝后反而邀请我去他们家用餐,我则以不饿急于赶路为由谢绝了他们的好意。看得出他们也特别开心,因为对他们来说的举手之劳,却成全了我生平南北龙门邮戳交会的夙愿。在他们转身离开之后,我做了个与年龄不太相称的举动,情不自禁地在刚盖邮戳的纸上狠亲了一口,一股油墨味,不过很香。

     随后的骑行中,我路过了雷州市,和其他城市一样,没作太多停留。盖了邮戳后穿城而过,继续上路。在下午的骑行中,我看到公路两边有无数的薄膜大棚,无论左右都看不到边缘,而且绵延有十多公里的路程。出于好奇。我下车浏揽了一下,原来里面种得全是西瓜。西瓜长势旺盛,青翠碧绿,已经坐果,大小不一,非常好看,丰收在望。估计瓜农们睡梦中也可能笑醒了。如此大规模的种植,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每到冬春季节,市面上就有大量的海南西瓜销售,而我在海南骑行许多天,西线东线转了个遍,并没有看到有多少西瓜的种植面积。我猜想,也许是海南西瓜就是广东产的缘故吧,反正间隔的距离又不远。

    下午的骑行比较平淡,在经过一个叫“太平”的小镇时我如愿盖到了邮戳。我发现身上的现金即将告磬,考虑到广东开销较大,没钱肯定是寸步难行的,就在柜员机上自助提取了两千元备用。傍晚五点,我来到一个路边小店休息,买了些饼干饮料充饥。在和店老板交谈时他告诉我,半小时之前,有一个江苏骑车人,买了和我一样的东西,休息了一会儿就走了。这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猜想可能是吴江队的老黄。我和老黄比较投缘,在海口分别后一直惦念着他。为了以后的骑行中有个旅伴,我中止了休息,以最快的速度追赶了上去。顶着细雨猛骑了两个小时,并没有看到老黄的踪影,而天色却已黑了下来。当然,我的车子已出了些故障,说快其实也快不到哪里,所以只得放弃了追赶。现在的我只能是先想办法安顿住下来再说了,因为再往前骑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暮色之中我看到路边有一幢刚建成的楼房,一长排的有许多间,我挑选了一间地面平坦且有些光亮的,将车推了进去。没多大功夫,一切就绪。

就在我躬着身子打算钻进帐篷的时候,我听到隔壁房屋有人从后窗跳下的声响。随后又有脚步声传来,是两个人走在脚手架上的声音。我马上站起想看个究竟,原来是两个手上拿着什么东西的壮汉。他们看到我后,神色很是慌张,表情也好是窘迫,前面的一个想退回去,可是由于脚手架太窄,差一点儿将后面的一个挤得掉下去。看到他们如此模样,我断定他们不是好人。他们走过后在不远处停了下来,鬼鬼祟祟地商议着什么,不时朝我瞄上一眼。就在这时,隔壁窗口又跳下两人,他们看到我后也是神色紧张尴尬,也想后退逃走,那种想退也退不了的样子很是滑稽。四个人聚在了一起,还是在商量着什么,还是不怀好意的偶尔瞄我一眼。我则用冷眼观察着他们。

     他们离开后,我钻进了帐篷休息。开始享用简单的晚餐,饼干、饮料外加捡来的黄瓜。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感到一阵紧张,这在以前走南闯北过程中是没有先例的。那几个家伙不会是在商量着对付我的吧,我不能不有所戒备。如果现在拔帐而起,另找住处,倒是个好办法。可是外面正下着大雨,实在不方便,再说已骑行了一天,感到很累很累,确实不想再折腾了。但这些并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就是自尊心不允许。我虽然不是英雄,但我是抗日军人的后代,我是苏州来的骑游者,我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在骑游途中,我又是拼命三郎,纵然是妖魔鬼怪,刀山火海也是无法让我退却的。如果几个小毛贼就能让纵横万里无所畏惧的我落荒而逃,岂不是有损骑游者们的声誉?最后我选择了留下,反正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切到时再说吧。虽说如此,我还是作了相应的准备。鉴于处境的严峻,我给朋友发了个短信,要求他明晨六点拨通我的手机,如果不接或是关机,就预示着我遇到了大麻烦,很可能已经遇害。请他向有关部门报警,并通知我的家人。朋友很快有了回复,表示照办的同时又建议我为安全着想,立即转移或是报警。我表示了拒绝并说明了原因。随后,我开始了御敌的准备事宜。取出了防身的电击棍,检查后发现没有一点儿的作用,只好丢到一边。翻寻了好一阵,连水果刀也没找到一把,不免有些着急。好在黑暗中我终于摸到了一件东西,心中不由一阵兴奋。那是一个打气筒,分量沉实长短合适而且比较顺手,是一件相当不错的防身武器。挥舞了几下,感觉不错,我决定就用它来抵御强敌了。

    毕竟是骑行了一天,而且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感觉好累,但我不能睡下,以防遭到不测。黑暗中我硬是撑大眼睛预防着意外的来临,也不知过去多少时间。就在眼睛粘涩的几乎睁不开的时候,朦胧中我好像听到有人用压低的嗓音叫我出去,幸好我还没有入睡,否则可就慘了。我迅速抓起气筒,又去拉帐篷的拉链,可拉链却早已拉开,我竟然毫无察觉。张望了一下,发现门的左右各站着一人。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跳了出去,靠在预先设想好的墙脚处。我看到正是先从隔壁窗口跳出的两人,果然被我料到了,确实是来者不善。站定后我镇静自若问道:“二位找我有什么事?”可是那两个家伙却是出言不逊:“老家伙,哥们想向你借点儿钱花花。”幸好已有所防备,但我还是耐着性子告诉他们:“我是骑游者,不是银行家,没钱可借。再说我又不认识你们,凭什么借钱给你们呢?”可是其中的一个叫道:“你有钱!下午从柜员机取的,有五千块呢。”我傻眼了,下午取钱处距此七十公里,周围三百米内根本没有人影,再说我取得是两千元,可他们却说是五千元,百思不得其解。在我楞神的功夫,他们进一步威胁道:“识相点!今天不给钱就休想活命。”事已至此,看来除了武力自卫,显然已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了。因为如此凶悍无耻之徒,即使给了他们钱财,也难保他们不再伤害我。我告诉他们:“不是我不愿意借钱给你们,只是有样东西不同意给。”他们有些诧异地问道:“是什么东西敢不同意给的?”说时迟那时快,我抡起气筒大声喝道:“是它不愿意给你们的!”随后使出所有力气对准其中一个的脑门砸下,那家伙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估计不死也差不多了。另一个见状刚想逃走,被我赶上又是猛力一击,砸在胳膊上,只听咔嚓一声胳膊断了,那个家伙痛得哇哇惨叫。此时从门外又冲进两人,原来是从隔壁跳出的两个,红了眼的我不等他们开口,先下手为强,对准要害处左右开弓狠击两下,将他们打倒在地。转眼功夫,四个劫匪全报销了,三死一伤,而受伤的那个逃之夭夭了。

    消灭了劫匪,估计安全多了,可以放心大胆地睡大觉了。刚想钻进帐篷休息,又听门外人声鼎沸。原来是那个伤者带着许多凶神恶煞似的歹徒,气势汹汹地赶来找我报仇来了。他们有的拿着木棍有的拿着刀,将我团团围住,情况万分危急。只得抡起气筒全力抵抗,只听刀尖棍棒击中气筒的声响。虽然有几次刀尖似乎刺中了我,棍棒也好象击中了我,可在激战中的我全无惧色,甚至没感到疼痛,而且有如神助,越战越勇。几个漂亮的回合之后,那帮歹徒已被我打得落花流水狼狈不堪,死得死,伤得伤,能动的都逃生去了。我很高兴,高兴的是我居然毫发无损,甚至连衣服都没有破损的痕迹。一帮无法无天、恃强凌弱的歹徒被我制服了。清点了一下战果,尸体有十三具之多。虽说死伤大了一些,但我曾听人说过,对歹徒的姑息,就是对善良的摧残,况且他们都是些声名狼藉、罪有应得的匪徒,而我所做的完全是正当防卫。我为当地的人们清除了祸害,也籍此确保了自身的安全,心中甚是欣慰。

    就在这时,门外又冲进了更多的歹徒,他们手中都拿着枪械,有十几支之多。我奋力打倒一个后,唯一的武器气筒被夺走了。赤手空拳的我只能且战且退,一直被他们逼到了窗口,窗外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我再也无路可退了。而那帮歹徒虽然狞笑着却并不急于打死我。他们还互相交流了眼色。我感觉到了,原来他们打算像猫捉老鼠那样戏弄我一番后再杀死我。我并不怕死,再说我打死那么多的歹徒也算够本了。如果阴间真有鬼魂,我会化作厉鬼,继续和他们抗争的。唯一遗憾的是,我的骑游理想就要中止了,要和我的车友们永别了。说起车友,我好想念他们,盼望着他们能伸出援手,助我一臂之力,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距离太过遥远,况且又是在深夜里。孤立无援的我此刻心里难免有些伤感呢。

      歹徒们还在肆无忌惮地向我开枪射击,子弹飞过我的头顶、脚下,左边、右边,就是故意不击中我,他们是想让我饱尝恐惧和被折磨的滋味。面对如此愚蠢张狂的歹徒们,如果还想为骑游者们争光,如果还希望见到自己的亲友,如果还是向往着阳光灿烂的明天,把握命运才是当务之急。即使时日有限,也要抗争此刻,我要为生存而战斗。此时,处境极度险峻中的我突然急中生智,灵机一动,现在也该让我来戏弄你们一回了,让你们知道苏州来的骑游者并不是病猫。想到这儿,我突然大声喊道:“警察来啦!警察快来救我!”歹徒们大吃一惊,就在他们略一分神乱作一团的时刻,我一个纵身跳出了窗外。密集的枪声在我身后响起,我左躲右闪,黑暗中他们已不太可能击中我了。“对不起,不陪你们玩儿了。”我顺坡接连翻了几个跟头,滚到了河边,随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求生的本能迫使我在水底憋住气潜游了好一阵才停下来。终于脱险了,只是可惜了我的自行车和行李物品。好在口袋里还有钱,银行卡也没丢失,东山再起恢复原来的骑游计划是不成问题的。

    原以为跳进河里会很冷很冷,而且会透不过气来。没想到不是这么回事儿。水底很暖和,而且呼吸自如,非常舒适,看样子坚持到天明是不在话下的。广东的河水就是比别处的河水更神奇。我好高兴,凭借着一个打气筒就维护了骑游者的尊严,还消灭了许多歹徒,没什么结果能比这更好的了。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将这次惊险的经历炫耀给我的朋友们听听。虎口脱险后的心情好是轻松,真想再睡上一觉。可就在此时,我的手机突然尖叫起来,浸泡在河里的手机竟然没有损坏,太令人惊奇了。索性再看看几点钟吧,哇!已是早晨五点钟了,那是我调好的起床时间。试着观察了周围的情势,此时的我整个身子舒适地绻缩在睡袋里,而睡袋就在帐篷里。帐篷的拉链并没有拉开,四周静悄悄的。拉开拉链后我看到自行车和行李还在原处。屋子里并没有打斗的痕迹,更没有劫匪的尸体。哈!原来除了开始的一小部分是真的,其余一整夜的殊死搏斗和我的机智果敢全都是发生在睡梦里。

    我立即给朋友发了信息:“黑夜已过,平安无事。”朋友的回复不无抱怨之意:“虽然你害我紧张了一夜没有合眼,但我真诚地为你能平安地活着而感到高兴。”

       编辑 辰光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