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忘记您,知青中的白衣战士

发布时间:2016/10/31 19:58:15     点击数:

苏州知青网    辰光

我曾经有个偏见,下乡时,能进医院的知青有多么幸运,你们不下大田,不晒太阳,再苦也没有我们连队的苦啊!一本特别的知青回忆录改变了我的认识,我为你们——曾经为了同一片土地而献出青春的知青白衣战士致敬!

前几天,我有幸参加了大中农场医院知青的一次聚会。这个医院也就是原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六团团部医院。其中的知青来自南京、上海、徐州和苏锡常等地,苏州知青有19人。他们与我们一样,在知青大返城时陆续回到家乡,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退休后,他们经常聚会追忆难忘岁月。这次聚会长兴农家乐,是要为他们共同编写的回忆录举办一个首发式。回忆录的书名是《留痕》。

“我整整在医院当了10年护士,当时初中没有毕业就到兵团,只有17岁。”苏州知青,回城后去上海工作的陈鸿贞拉着无锡来的王月华要我给她俩拍个合影。她俩是当年同在一科工作的好搭档。陈鸿贞说,那时被分到医院很高兴,但是“进院强化训练”的艰苦日子是难以想象的,为了学打针先是往自己身上扎,再是学员之间互相扎。医院条件差,有一次抢救病人要输血,医院根本没有血库备血,情况紧急,医护人员都争着献血。

《留痕》的首发式还没有正式开始,他们在合影留念的时候,就要把许多难忘的故事讲给我听。 曾在十六团医院当外科医生的苏州知青张定宇,当年经五个月的培训就上岗了。他说,一年秋末他协助法医参加了一次尸检。某连养鸡棚一位常州知青服农药自寻短见,发现时已没有生命体证。领导指定他参与验尸。服剧毒农药后,死者口鼻有大量血性液体渗出,他翻动尸体,手握尸体四肢,真实地感受到了“尸冷”的恐怖。

《留痕》共收集了68篇回忆录和诗稿。我翻开它的前几页,读了几篇文章,内心就被兵团白衣战士真切的描写、浓重的情感所触动。 朱士文在他的《紧急抢救》一文中,详细记录了医生护士全力抢救镇江知青朱家华的惊心动魄的一刻。 1973年,水利大会战开始了,三十七连朱家华赶着马车往工地送加餐,突然一面红旗被风吹倒,马受惊狂奔,人被摔出马车。朱家华被送到医院时已休克,内脏破裂出血。找血、转院都没有时间了,只能就地抢救。 朱士文就是抢救小组成员。他们回收病人腹腔中血液,经抗凝过滤后重新输入病人体内。术中几次出现病人血压下降手术暂停情况。两个多小时后,手术终于成功了。

今年85岁的老院长王维杰也参加了长兴的聚会。他积极支持医院知青们编纂出版《留痕》,并亲自撰写了多篇回忆文章。在他的文章中看到了一个个不怕困难、忠于职守和勤奋努力的知青白衣战士。他们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创造出了医疗史上的一个又一个奇迹。

全院人员通力合作,在七十年代初,在黄海边的农场破天荒地成功进行了断肢接活手术。在高振明医生主持下,医务人员为病人轮流做人工呼吸坚持5个多小时,奇迹般救活了农药中毒昏迷的知青。 医院200毫安X机突发故障,一位会修钟表的知青陶嘉禄让它起死回生,他又用很短的时间学会了放射诊断的技能,使医院的放射科技术达到了当时县一级医院的水平。

为了解决全团一万名知青和职工家属的药品供应,医院自力更生创办小药厂。在试验纯净去离子水时,药剂师徐志良竟在自己身上作试验。文章中这样写着:“当药液输入时,做好了一切抢救准备。……他安静地躺着,当药液输完后,徐药师仍安然无恙,这时全体在场人员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还有一件事让常州知青冯丽英至今难忘。她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这样说,首次参与抢救“二号病”病人那场景仍记忆犹新。“患者是服务连的苏州女知青,当时病情告急,上吐下泻不止。罗时春医生连夜赶来,负责抢救工作,几根输液管齐下,医生们共商治疗方案,护理部门紧密配合,大家放弃休息时间,经过几天几夜的奋力抢救,终于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病员康复出院时,下跪感谢我们医务人员。时至今日回想起来,是那么地感人,让我深刻体会到医护工作者肩上担负的责任如此重大,而救死扶伤的意义又如此伟大!” 在兵团的一个小医院里,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在《留痕》的首发式上,老院长手举《留痕》激动地说:“虽然这本书论文学水平算不上精品,但是我们说的讲的都很真诚。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件事?这本书又有什么用?我们不能说它会对社会有多大作用,但它一定是留给我们子孙后代的一件宝贝。” 张定宇在为《留痕》写的《编后》中,这样解读“留痕”的意义:“让痕迹留给自己也留给小辈或亲朋好友,让他们从中了解长辈的经历,从而知道吃苦耐劳和生命的意义。”

其实不仅如此。参加了这样一个特别的聚会,认真读完知青白衣战士写的《留痕》,我的体会是,很多人趁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努力写着知青的历史,而《留痕》是这部知青史的重要补充。你们在兵团的留痕,你们不忘记;而我相信,朱家华也不会忘记,服务连的女知青也不会忘记,曾在大田里的知青也都不会忘记的!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