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米记》 作者:范文贤​

发布时间:2016/11/7 14:06:53     点击数:

《买米记》  作者:范文贤    

    1968年12月,我们苏高中十几个班的毕业生,为了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怀着到广阔天地炼红心的远大志向,去吴江插队落户进行农业生产建设。
  根据当时知青安置办法,我们的定粮标准为每人每月38斤,由公社粮管所凭证供应。我落户的生产队离公社粮管所虽只有四里多路,但全是二尺来宽的泥夯路,路中间还横穿着许多田与田之间的小水沟。走路时一不留神,就会踩到水沟里。在晴天,走这种路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讲并无大碍。假如有一阵子天天下雨,这条路泥泞不堪、崎岖不平,粘糊的泥浆会盖过你的雨靴脚背,走一步、陷一步,脚提出来了,而雨靴却陷在了泥里。当地的农民,雨天出门几乎都赤脚,走路时五个脚趾要用力勾紧路面,小步快行,身体保持平衡。练成这种功夫,非跌上几跤才行。
  记得那年下乡后不久,外面连续下了几天的雨,米缸中的粮食也已经见了底,我想趁下雨天不出工的机会去粮管所买点米回来。去的时候还好,空身踩着路边的草皮,不觉得怎么难走。当我身上背了二十多斤大米回来时,左手撑着伞、右手拽着米袋口,顶着风、冒着雨,眼睛看着前方的脚下,打量着跨下一步的位置,左右晃动着身体艰难前行。当走到北庄村坝基上时,由于坝基是人工后堆的土,基础松,泥浆特别厚,半筒雨靴几乎陷下了三分之二,而且两只脚陷得一样深,不知先提哪只脚才好,越想跨步却陷得越深。就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偏偏又刮来一阵猛风,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手中的伞飞了出去、人倒下去不说,肩背上的那袋米也被抛出了几步之外的泥浆里。我浑身裹在泥浆里动弹不得,若不是有路过的农民把我从泥浆堆里拉出来,还帮我捡回了米袋和伞,我真不知如何是好。在千恩万谢声中我与那农民分了手,又重新踏上了回家之路。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