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皖南行——宏村、石林

发布时间:2016/12/1 17:00:23     点击数:


苏州知青网     石湖隐士

尽管天气预报是多云,但是一早起床发觉地上湿漉漉的,显然昨晚下了一场不小的雨。抬头仰望阴沉沉的天空,果然还在飘着蒙蒙细雨……
根据我昨天的策划,今天我们的行程安排是:上午西递,下午石林。但是查了一下地图才发觉:我们所处的宏村地处黟县的西北方,距县城11公里,而西递处于黟县的南部,距县城8公里左右。如果按照原先的计划,那要来回折腾,是非常不恰当的。于是,在吃早餐的餐桌上,我当即宣布:上午把我们所处的宏村游玩结束,12点准时退房,然后立即赶往黟县住下再作安排……大家一致同意。

就这样,我们冒着时有时无的蒙蒙细雨,开始了对“世界文化遗产”宏村的细细品味——通过那座造型优美的“拱桥”,越过了人们熟知的“南湖”,进入了宏村的“大街小巷”。


宏村,其名为“村”其实是个很大的“镇”。悠长而狭窄的小巷,精雕细刻的门楼,高高的马头墙、湿漉漉的石板路……再加上那阴沉沉的天,令人真有如梦似幻的感觉,在众多的古建筑中,“汪氏宗祠”无疑是全镇最重要的建筑了!因为宏村就是因为“汪氏”的先祖在此定居而发展至今的。






穿越由皇帝“恩荣”建造的牌楼,来到了供奉着汪氏祖先画像和排位的大堂。看了介绍才知道:原来“汪氏”和我们姓“周”、姓“吴”……的一样,也都是“周朝”“姬”姓周太王的后裔!当年,汪氏祖先出生时,左手手掌上的是个“水”纹,而右手手掌上是一个“王”纹,。于是,遂赐姓为“汪”……据介绍,当年“汪氏宗祠”中家法森严而且公正公平,因此,凡“汪氏宗祠”的决断,数百年来是可以得到当地衙门或者法院认可的。据介绍,文革前,宏村有“祠堂”26所,现存2所,另一所尚在修缮之中。而“汪氏宗祠”之所以能够得到妥善保存,是因为1949年以后改成了粮管所的“粮库”,如此而已。

另一处惹人注目的建筑当然是面向南湖的“南湖书院”了。据介绍,过去宏村的小孩都可以在此得到“启蒙教育”。

导游告知所有的游客:凡大门敞开者,皆可入……于是,我们就穿街走巷地拜访了许多隐秘在高高的马头墙背后的精致古宅——






可以把照片拉大后欣赏一下:每个不同的厅堂上悬挂着的“楹联”,实在是寓意深刻!

而作为一幅“励志”性质的楹联,“屋小仅容膝,志高可摘星”,用如今的眼光去看,不觉得“野心”太大了点吗?试想:一个出生于乡村的读书人,既没有领先一步的“教育资源”,又没有深厚的政治背景……凭什么可以“摘星”呢~

有五百多年树龄的大树,绿荫如盖地伫立于镇中心。


看过了十几座深宅大院后,我们来到了宏村中心大名鼎鼎的“月沼”。

说起那“月沼”对于宏村意义重大,古宏村人依此规划和建造的牛形村落和人工水系,堪称“建筑史上一大奇观”:巍峨苍翠的雷岗为牛首,参天古木是牛角,由东而西错落有致的民居群宛如宠大的牛躯。引清泉为“牛肠”,经村流入被称为“牛胃”的月沼后,经过滤流向村外被称作是"牛肚"的南湖。人们还在绕村的河溪上先后架起了四座桥梁,作为牛腿。这种别出心裁的科学的村落水系设计,至今令人叹服。


看看这张手绘地图吧,看得出像头牛吗?

不知不觉,已近中午,为了节约时间,我们每人匆匆忙忙地品尝了一份闻名遐迩的“徽炒饭”。


餐毕,退房后乘坐公交直达黟县县城。

比较起景区,在县城无论是住宿还是餐饮,我们的选择性都要大得多。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宾馆安顿好行李……又回到车站准备去西递或者石林——


因为,这两个景区都很大,半天时间是远远不够的。考虑下来还是先把路途比较远的“石林”解决掉,西递就留在明天吧。
就这样,我们抓紧时间打了一辆车直扑石林景区——


地处于西递景区和黄山风景区的交通要道上的“石林”景区,迎接我们的居然是一望无际的花海。

据介绍,这里每一层岩石形状各异,千姿百态,洞穴沟壑,星罗棋布,奇石嶙峋。每一块石头,大小不一,姿态万千,似猛虎恶兽,如人物雕像,似鬼斧神工……是皖南地区不可多得的喀斯特地貌。闲话少说,还是跟随我的镜头一起去看看吧——






举目四望,景区内说不尽的沟壑纵横、乱石穿空、岩翘池深、云蒸霞蔚……但是,作为我们这几位见多识广的旅游达人来讲,大家一致认为:总体感觉远不如其它“石林”——论“气势”远不如恩施的“苏布亚石林”、论“姿态”远不如昆明的“石林”、论“色彩”远不如湘西的“红石林”……好在我们是免票入场的,就姑且一游吧~



倒是景区的出入口处那无边无际的花海,使得我LP对之拍了又拍~

在等规程车的时候,竟然发觉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编辑  辰光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