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队大丰(一) 梦回芦苇荡

发布时间:2016/12/8 13:59:39     点击数:

 

作者 叶在壮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大丰县三总村插队生活近十年。三总村依傍宽阔的斗龙河。斗龙河河面宽阔,河水清澈。大河两岸,密密匝匝长满芦苇。浅摊处,到处是大片大片芦苇荡。      

      一场春雨过后,芦笋争先恐后地从土中冒出头来。抬眼望去,漫无边际,满眼绿油油,没有尽头。

      伴着芦笋破土而出的,还有早春野食——美味的茅针。 当地人说得好,打了春,赤脚奔,挑荠菜,拔茅针。每逢此时,我们便三五成群,往河边沟坎去拨茅针。细嫩细嫩的茅针,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长约三寸,翠绿圆润,顶部紫红,体表长着细密的茸毛,摸上去柔柔的。剥开外面几层苞衣,便是银白色的肉芽,放进嘴里,慢慢咀嚼,清甜的草香,即刻盈满口腔,直冲脑海,舒爽极了。

      数场春雨之后,芦苇奋力生长,要不了几天,便长到一人多高。宽阔的芦叶便成了人们端午裹粽的好材料。

      贪玩的小孩把採下的芦叶撕成手指宽的细条,编成小小风车,持在手中,迎风飞跑,小小的风车便快速转动起来。欢乐的笑声,随风飞向远方。

      端午来临,三总村家家户户芦叶飘香。     

      入秋后,芦花飞扬。村民便去採芦花,做成苕帚,便是家用洁具;做成芦花鞋,村民叫“毛窝子”,冬天穿在脚上,非常暖和。做成芦花枕,给老人冬天使用,不仅保暖,还有保健功能呢。

     调皮的小孩子在芦苇丛中穿梭,捉迷藏,玩游戏。随手扳根芦苇,三下两下,折成手枪,一场好人打坏人的激战便在芦苇荡里展开了。

     在芦苇丛中最值得惊喜的要算到捡鸟蛋了。捡到一窝鸟蛋,便能大快朵颐,大享口福。新鲜的鸟蛋煮熟了,剥去薄薄的蛋壳,放入口中,细嚼慢咽,鲜香可口,令人飘飘欲仙。

     斗龙河两岸的河堤上是连绵不断的茂密的防风林,防风林里长满了洋槐树。一到夏季,槐花盛开,千花万花压枝低,数里外都能闻到花香。此时,便有外来的养蜂人,用船载着一箱箱的蜜蜂,顺河而下,来到河堤上安营扎寨。

     天气晴好,成千上万的蜜蜂便倾巢而出,遮天蔽日,铺天盖地,蜂拥而至。勤劳的蜜蜂在我们身边飞舞,在花间里忙碌,忽上忽下,嘤嘤嗡嗡,吮吸花蕊精华。这时的人们,耳际整天嗡嗡声不断。蜜蜂酿成的洋槐蜜为人们带来了幸福的甜蜜。每当此刻,我就会想,小小蜜蜂啊,你真是“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啊!


编辑  辰光


在线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