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风吹过玄妙观

发布时间:2017/2/19 15:03:51     点击数:


遗风吹过玄妙观

小时候,走路不吃力,穿过大公园,转出松鹤板场,踏进宫巷,一眼就能看见玄妙观。红尘与仙境,界限分明。有着一千七百多年历史的玄妙观,象一个仰卧的“山”字,东脚门吉祥长生,西脚门如意众妙,出尘入仙,正山门后一条御道直达三清殿。

驯驯黄雀飞食  白相相猢狲出把戏

小时候,去玄妙观玩,我总是从东脚门进去,一是因为,正山门的四大金刚,蛮吓人的;二是因为,福昌水果店的甘蔗汁,两分钱一小杯,好喝。看师傅把一段段的甘蔗放入压盘,转动方向盘一样的转盘,一圈圈的挤压,甘蔗汁就会从下面的漏斗嘴里流出来。

走过小有天藕粉店,跨过一步三条桥,我会去三清殿东侧的无字碑下坐坐歇歇。无字碑,很神秘的样子,我早就听说“一人推得倒,万人喝不完”的老人说法,说是,无字碑倒了的话,被压的泉眼会喷涌而出,淹了苏州城。后来才知道,无字碑原来是有字的,碑文是明代方孝孺所写。因方孝孺不肯屈就永乐帝朱棣,被朱棣杀了,并把石碑上的字铲凿得干干净净。无字碑,刚正不阿。

初夏,我在三清殿露台上驯飞黄雀。一根粗铁丝弯成一个带柄圆环,再用红头绳缠绕了,让黄雀站在圆环上。驯飞时,将黄雀抛至三清殿高高的屋脊,然后,食指蘸点口水,抹上苏子,呼唤黄雀下来。好爽啊!一道闪电,黄雀从三清殿高高的屋脊俯冲飞下,啄食我手指上的苏子,小眼睛深情地看着我。不过,这可是技术活,一要在家里驯养好,二要在黄雀饥饿时表演放飞。否则,黄雀有去无回的话,那个伤心啊,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缓过来的。

看三清殿屋檐下“妙一统元”匾额,还记得一个民间故事。民间相传,这四个字是康熙年间太傅金之俊(吴江人)手书,但日晒雨淋,年久失修,字迹不清,尤其是“一”字。在整修时,这“一”字,始终描画不象。犯难时,一位卖柴老农说,我来试试。他脱了草鞋,饱蘸墨汁,从左向右一划,“一”字果然和原字一模一样。奇了!老农说,我不识字,但平时在露台上,一空闲,就划这个“一”字,年复一年,我就默记在心啦!当然,现在这块匾额上“妙一统元”四字,我知道,是当代书家谢孝思所书。

新春过大年,御道东侧的空地上,会有猢狲出把戏。我凭着兜里有几角压岁钱,会挤进人圈里,一看老半天。嘡嘡嘡……一阵阵的小锣敲急急,待人圈齐全,猴戏就会开场。耍猴人一声吆喝,猢狲翻几个跟斗,就开始表演。只见它灵巧地从小箱子里拿出帽子衣服鞋子,穿了脱,脱了穿,笨手笨脚,引人发笑。这时,人圈里就会有人笑说,猢狲带帽子像煞是个人。猢狲会表演的节目蛮多的,有扮读书的书生,有扮做官的大老爷,有扮照镜子的猪八戒,有扮骑着小羊的武将……中间,它会手捧反过来的小锣,逐一向观众乞讨钱财。讨到时,它会把头上的帽翅摇摇晃晃;讨不到时,它会呲牙咧嘴吱吱叫叫。耍猴人和猢狲,配合默契,一轮结束,稍事休息,又一轮开始。

转转飞车走壁  瞎数数钉钉石栏杆

三清殿,我国现存最大的宋代殿宇,巍峨壮丽,文化瑰宝。殿内正中,供奉三尊17米高的金塑“三清”法身,中间是玉清元始天尊,东边是上清灵宝天尊,西边是太清道德天尊。神像,慈眉善目,姿态凝重,神采俨然,是宋代道教雕塑的佳作。一年到头,前来烧香求签祈福消灾的人们,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三清殿的后面,虽然背阴,但也闹猛。那黄墙下的石阶面,要有几十米长,前面摆满了地摊。古董小物件,洋画兔子灯,弹子蟋蟀盆,宝剑火药枪,扑克麻将牌,陀螺木脚板……小贩靠在石阶,招揽生意。我现在保存的洋画,有些就是在那里买的。小时候买的东西,不管值钱不值钱,几十年下来,看看还是蛮值得的。

三清殿后面闹猛,还因为有个中山堂,里面有个电影院。这中山堂,原先是比三清殿还要高大的弥罗宝阁,只可惜在1912年被一场诡秘的大火烧毁了。电影票便宜,几分钱一张。我记得在这里看过的电影,有“回民支队”,“七天七夜”,“逆风千里”,“古刹钟声”,等等。

从三清殿后面回过来,走过剃头摊皮匠摊,靠近御道西侧,听得见一阵阵的嘈杂声音,那是杂耍班子蔡少武的飞车走壁在表演。票价,大人一角,小人五分。我站在差不多两层楼高的大木桶里,看飞车走壁,看得我是心惊肉跳。表演者,骑着自行车快速地在大木桶的内壁飞驶,一圈又一圈……奇怪呢,骑车人不会从空中摔下来。后来,几个表演者各自骑着自行车窜上窜下,让人眼花缭乱。最后,蔡少武出来,开着摩托车在大木桶里转了起来,如履平地,摩托车轰隆轰隆,大木桶轰隆轰隆……观众席上,喝彩声,此起彼伏。

太阳不落山,回家还早呢,我常常和几个小伙伴,围着三清殿露台中间的冲天香炉,奔来奔去,疯玩。有时候,会蹲在周围的青石栏杆前,看浮雕图案,数一数,比一比,谁叫得上名字的多?

现在我知道了,这些青石栏杆,历经千年不动摇,是因为古代建造时,在栏杆的接头和铆榫处,用熔化的生铁浇灌,如铁钉钉牢,所以称其钉钉石栏杆。据传,当年主持建造北京紫金城三大殿的苏州香山匠人蒯祥,就是以钉钉石栏杆为参照样板,建造了三大殿前那气势巍宏的汉白玉石栏杆群。钉钉石栏杆,取材于色彩素雅青白相间的江南青石,与黄墙黛瓦赭漆门楣的三清殿,相得益彰,浑然天成。仔细数去,左面有鹿,东海,麒麟祝寿,黄鹂鸣翠,鹿衔灵芝,鲤鱼化龙,彩凤展翅,苍鹰糜鹿,双狮相争等;右面有绣球狮子,金狮回头,雷公腾云,群仙祝寿,鹰博天狗,蛟龙戏珠、金狮,蟠桃等。六朝作品,汉画遗风,苍老古朴。

看看江湖功夫  吓势势朱松管耍蛇

白相玄妙观,去一趟两趟的话,里面的各式风味小吃,品种繁多,肯定是吃不过来的。我记得,有五芳斋的两面黄,汤炒面,小笼馒头,五香排骨;有小有天的酒酿圆子,莲心藕粉;有清真馆的葱油饼,牛肉锅贴;有升美斋的鸡鸭血汤,荠菜猪肉春卷;等等。那随处的骆驼担和小吃摊,有糖粥,海棠糕,油氽臭豆腐干,粢饭糕,三角包,豆腐花,塌肉馄钝,糖芋艿;有盐金花菜,棉花糖,甘草脆梅,绕饴糖,焐酥豆,年糕片,爆炒米,等等。

旧书摊,下象棋,木偶戏,套藤圈,打气枪,扯扯铃……我嘴里学唱唱,东判官手里拿仔块老卜干,西判官手里捏仔块豆腐干……吃吃逛逛,前面是小热昏在吆卖梨膏糖,后面是野郎中在给人拔牙齿,左面是露天蓬台的魔术杂技,右面是露天书场的七侠五义……看不完的百姓西洋镜,转不完的生活万花筒。

逛到卖拳头的场子,我的脚就走不动了。虽然,这里是卖伤药的地方,手掌劈砖,隔空击石,枪尖刺喉,铁球吞咽,臂绕粗铁丝,倒立顶巨石……但那些江湖功夫确实好看。我看过人称谢明德的江湖功夫表演:他用两张膏药夹贴一块破碗片,手掌离开三四尺,然后运功,不多久,掀开膏药,大家看见这块破碗片已成齑粉。观众拍手称奇。我看过人称胡高武的神力表演:赤膊上阵,他把两百多斤重的石担顶在头顶上旋转,忽而快,忽而慢,就象玩玩具一样。听人说,在这里卖拳头出名的,还有杨凤山,戴庆云,葛云彬,等等。可惜我没看见过,或者年久忘了。

最忘不了的是朱松官蛇医。朱松官的家,在十全街;我的家,也在十全街。朱松官耍蛇卖蛇药,一般都在玄妙观露台石栏西侧的那块空地上。他家世代以捕蛇制药为业,蛇胆眼药是祖传良药。朱松官,脸上有些小麻子,两只小眼睛炯炯有神;身板瘦削,细胳膊细腿。只见他,两手各抓一条蛇,江湖诀滔滔不绝,嘴功了得,推销蛇药就象在说单口相声。最后,围观人群,哑雀无声,惊险的表演开始了:只见他抬手让蛇在他的舌头上,猛地咬了一口,不一会,毒性大发,他的舌头如电灯泡一样肿大,观众是唏嘘不已。只见他,又是挤血,又是清创,又是吞服药丸,不一会,舌头消肿如初。然后,朱松官用力拍着胸脯,说他的蛇胆眼药如何如何了得,服用三个月,可以根治老沙眼。一毛钱一支,一支可以治疗半个月。顿时,在场有沙眼患者,纷纷掏钱购买。

收摊了,朱松官看见面熟陌生的我,说,小赤佬,好转去哉,爷娘要寻你咯。我赶紧一溜烟跑了,跑到东脚门北横头的角落里,和小伙伴打起了康乐球。康乐球,木板台面,两分钱一盘;玻璃台面,三分钱一盘。撒点滑石粉,打打回力,削削薄弹,磨磨卡子……玩得起劲,不亦乐乎。

……

今日玄妙观,分为中路、东路、西路三大区域,更象一个仰卧的“山”字。中路正山门,向北沿中轴线纵深展开,开阔场地使人心旷神怡。古树参天,郁郁葱葱。两侧,分别重建了六合亭和四海亭。三清殿露台前,建成了近千平方米的下沉式广场。抬头仰望三清殿,雄伟壮观,气势磅礴。今日玄妙观,不仅是全国一座重点道观,更是苏州一处环境幽静的游览胜地。现在,去观前街,逛逛玄妙观,依然是我的首选。


在线评论